澳门金沙酒店

澳门金沙酒店

澳门金沙酒店

备案号:蒙ICP备16005996号-1

澳门金沙酒店手机版

澳门金沙酒店网站地图

澳门金沙酒店 > 阎罗请我当主厨顶点游戏 > 第一百三十一场 再给我来十份
    自从家里进军地产行业之后,李哲什么时候被这么瞧不起过?

    吃不起?

    磕碜谁呢!

    不就是八百八十八嘛!

    “我两个一人一盅,然后再来一份糖醋排骨!”李哲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,气鼓鼓道。

    孟学则是在一旁忍不住笑出了声,反正不花自己钱,能吃饱就行了呗:“你们这里有什么主食嘛?只喝汤吃肉也腻得慌。”

    龙眼笑着递上来一部手机,上面正是某外卖平台的界面。

    这是严岁教他的,客人问什么都不可以说没有,能进店的客人就是上帝,一定要满足对方的需求。

    当然,要钱这一条除外。

    还有一条PS:要是哪天上帝真的来的,就让他坐在门口吃,到时候宴明苑就可以对外宣称,进店即可享受毙伤敌还要高等的待遇。

    再三碰到这样的骚操作,李哲的脾气是越发难耐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看不起谁呢?我有钱!我有的是钱!你们这是开饭店的态度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日了狗了!你们要是没能力开店,就别装大尾巴狼!你让我点外卖是个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没办法,因为是新区,这些天过去,附近仍旧是只有那么几家店铺,开门营业的还是只有那一家卖炒面的。

    在一个报价八八八的店内吃炒面,无论从哪个角度想都有些离谱。

    “这里建议您下次进门之前先看下小黑板呢,或者等些时间,我店将推出APP在线预约座位,到时候您可以提前留意当日用餐需要注意什么。”龙眼仍旧是那副笑脸,丝毫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“草!爷不吃了!”

    就在李哲想要发怒拍桌的时候,孟学突然伸手按住了他,微微笑道:“好久没见你生这么大气了,不过这样,我就更好奇这菜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的!你就不是好奇菜的味道,你就是想看我生气,你这家伙真的是恶心!”

    李哲终究还是坐在了椅子上,然后又对龙眼说道:“没什么其他事了,麻烦快点上菜!”

    结果两人没想到这个快一点,一下子就是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终于在李哲临近爆发的那一瞬间,桂圆端着一份色香味俱全的糖醋排骨走进了包间。

    为了摆盘,严岁特地请出了柳絮。

    结果原本二十多块排骨,等到出餐的时候只剩下了不到十块。

    本想是走实惠路线,可偏偏确要成为精品。

    “糖醋排骨,请您慢用。”留下这么一句话后,桂圆就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吃饭本身就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,太过热情反而会让人觉得浑身不爽,更甚者会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当然,某些靠着服务出名的餐厅除外。

    “尝尝吧,希望能让我感觉这半个小时是值得的。”李哲明明是在客套,却先把筷子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孟学也不着急,对他熟悉的人都知道他吃东西异常挑剔,倘若有人说半分不满,他宁愿饿着肚子也不吃一口。

    可偏偏是这样的一个人,又特别喜欢寻找新开的美食店,结果呢。

    十次有九次都是饿着肚子离开的。

    或许是饿了太久的原因,李哲把第一块排骨放在口中的时候,才刚感觉酸甜的味道上来,口中就只剩下了骨头。

    于是在身体本能的催促下直接夹起了第二块。

    紧着就是,第三块,第四块……

    眼看着盘中本就不多的排骨所剩无几,坐在对面的孟学终究还是忍不住了,忙用筷子拦下了那都已经离开盘子的肉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真的好吃,还是你在故意装好吃坑我?上次金枪鱼的事情我还没和你算帐呢!”

    李哲这才回过神来,看着盘中所剩无几的排骨,还有桌面上那被啃了干净的骨头,也不回答孟学的问题,直接大声冲外喊道:“服务员,糖醋排骨再来十份!”

    看到李哲这个样子,孟学知道这次是来对地方了。

    轻轻夹起排骨,比起李哲那种吃法,孟学就老道的多了,显示在眼前观察了一下。

    火候恰到好处,肉的纹理还在,表面挂着油炸过的痕迹,酱汁没有因为粘稠挂靠太多,也没有因为稀水不停下淌。

    从看这方面来说,已经步入了大师的境界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就是闻了。

    隔着一拳距离,用力嗅一下空气,酸甜的味道直接冲进脑海,像是初恋中最美好回忆,只想一遍一遍又一遍的体验。

    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把肉塞进口中成了一件迫不及待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口咬下去!

    只有两个字可以概括眼前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好吃!

    就凭这一口,半个小时的等待都是值得的!

    恰好这时,听到呼唤的龙眼走进了包间,“请问两位先生有什么需要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糖醋排骨,再给我来十份!”李哲指着桌上的盘子,迫不及待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请您稍等。”

    龙眼微微一笑,直接就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突然孟学吐出了口中的骨头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“我可以见一见这个主厨嘛?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要求,龙眼瞬间愣在了原地,没想到也是第一天开业,就碰上了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你说猪肉好吃你多吃点不就完了,非要找养猪的那个人做什么?

    不过这种话自然是不能对客人说出来的,龙眼也只能应付道:“这个……请您稍等,我去帮您询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,麻烦了。”孟学微微俯下身子,一脸诚恳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种事情严岁可看不到。

    在看到龙眼报上来的十份糖醋排骨后,他不禁开口问道:“你确定没报错价格?你去问问,那两个人是不是听成八块钱一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价格没有问题,当时他们两个差点因为这事掀桌子,还是您用厨艺征服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严岁自然是心中窃喜,表面却故作镇定道:“我觉得也是,咱可是厨神,要是连凡人都征服不了,传出去可怎么混啊。”

    受不了这么自恋的人,龙眼决定还是先下楼避避风头。

    临近下楼的时候,他才突然想到孟学的要求,于是不得不转身询问:“对了,楼下其中有一个说说想要同您见一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