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酒店

澳门金沙酒店

澳门金沙酒店

备案号:蒙ICP备16005996号-1

澳门金沙酒店手机版

澳门金沙酒店网站地图

澳门金沙酒店 > 阎罗请我当主厨顶点游戏 > 第一百二十七场 孟婆汤的味道究竟是什么
    阎罗王也没犹豫,直接将碗举起,一口咽下。

    虽然是第一次喝,阎罗王也没啥经验的,但没吃过猪肉,倒是见过猪跑,在奈何桥头,那些人也是这样喝的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明明看起来粘稠无比,可倒出之后,碗内却光滑无比,连一点残渣都没剩下,比水都干净。

    不等众人开口,阎罗王就主动回答道:“味微苦,然后发酸,有点涩,有点像是杏仁茶,具体来说,口感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就摇着头,将碗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,回包间去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原本还兴趣勃然的众人,瞬间就失去了性质,甚至有不少妇人都开始小声嘀咕起来了,仿佛之前要喝汤的不是他们一样。

    “唉,没那本事还来这里闹事,也不看看这饭店的风格,不是什么街边摊都能进的。”

    “能将苦,酸,涩结合到一起,从某种方面来说,这姑娘也是个天才了。”

    再怎么说,严岁同孟婆也算相识,虽然关系并不融洽,也不想她被旁人数落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还没等他开口,白无常就先站了出来,一句话都没说,而是直接夺过孟婆手中的瓶子,给自己满满的倒上了一碗。

    果然爱情让男人失去头脑。

    仰头喝下,白无常先是一脸诧异,随后忍不住咂了咂嘴,最后才缓缓开口道:“这不是酸酸甜甜,挺好喝的嘛?怎么会有苦,涩味呢?”

    “得,这两个人啊,肯定有一个没说实话。”人群中,不知道谁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一下,整个餐厅都不淡定了,所有人小声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作为主厨的严岁,不禁有些头大,早知如此,还不如不通知孟婆来呢。

    自己不过是想开业而已,咋就这么麻烦呢?

    “诸位,别吵了!”就在人群大乱的时候,孟婆开口发话了,“我这是孟婆汤,百人百味,没人喝下去都不一样,心情不同,喝下去口感也不同,所以大可不必纠结味道,而是好好体会汤带来的感觉才对。”

    趁着人群还没有骚乱起来,严岁灵机一动。

    想要打败流言蜚语的最好办法,就是亲身实践。

    不过是喝口汤而已,又不会死人!

    夺瓶,满上,仰头吞下。

    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没有半分犹豫,就好像是常客一样。

    粘稠的液体进入口中,并没有想象中那般,反而异常丝滑,直接顺着喉咙就顺了下去,过了许久味蕾才反馈来味道。

    最开始就如同一杯开水,紧接着一股酸味就涌了上来,有生喝山西陈醋的感觉,还没等那酸味上头,就又像是吃到巧克力,甜腻中夹杂着微微苦涩。

    在短短时间内品尝到这么多味道,这道菜要是真的放在饭店之中,足以冲击米其林三星了。

    口味的复杂融合,永远都是人间难题之一!

    “你说,味道怎么样?”白无常最先忍不住开口道。

    严岁将碗放下,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,轻声道:“这道汤,不能单单用口味来形容,只能有奇特两字方能表达,还请各位亲自尝试吧。”

    见主厨说出这样的话,众人也都没话说了,纷纷端着碗上前索要。

    正当孟婆想要直接分给众人的时候,严岁却拉住了她的胳膊,笑道:“这瓶里的我刚倒完了,还是请您上楼调制新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这是……”孟婆话说了一半,才明白严岁的意思,看了看周围那一圈衣着华丽的贵妇们,转而点头道:“是啊,还请各位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随后就轻车熟路朝着楼梯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严岁朝着焦白使了个眼色,也跟了上去,有些话毕竟还是不方便当着凡人的面说。

    在人间摸爬滚打那么多年,焦白自然是心领神会,随即招待道:“还请大家落座,先尝一下今天宴明苑为大家准备的开水白菜,要是凉了就会有失口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楼,严岁看着孟婆,孟婆盯着严岁,两人四目相对,奈何其中并没有情谊,只有想要掐死对方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真的,楼下员工你都认识,柳絮在肯定不会拦你,你非要这么砸我场子嘛?有什么不能上楼谈?”严岁气愤的很。

    孟婆则是照旧冰冷,缓缓道:“是我唐突了,之前的事情谢谢你,麻烦给我准备一下餐具。”

    “一句谢谢就完事了?”严岁突然一改面容,就像是街上的二流子一样,嘴角还带着坏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孟婆淡定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的孟婆汤,给我餐厅当餐前饮品。”严岁把早已经想好的条件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孟婆听后,也来了兴趣,呵呵一笑道:“等你赢了我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我赢定了。”严岁自信满满道: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孟婆汤的口味是根据人内心最深处的情感决定的吧,现在人的心,可比你看到的还要苦的多。”

    孟婆愣了一下,然后缓缓道:“麻烦给我准备一下餐具。”

    看到她的表情,严岁什么也没说,赶忙去帮忙准备东西了。

    赢就要赢得干净利落,让对方心服口服!

    很快,玉净瓶中的孟婆汤就倒满了小碗,电梯运行,将其送到楼下,等待着最终答案的回传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执着?”将最后一分汤送入电梯,严岁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孟婆愣了一下,显然没有听懂他的意思,“你指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非要和我比试?欺负一个孩子,你觉得合适吗?”严岁半开玩笑,半提出心中的问题。

    孟婆笑了笑,而后直接朝着用餐区走了过去,挑选了一个大沙发,直接瘫躺下。

    “孩子嘛?我觉得厨神可不是一个孩子可以担当起的,另外至于为什么非要和你比,很简单啊,你想想一个人在桥头熬汤,送汤,百年如一日,没有假期,能不厌烦嘛?”

    严岁想了一下那个画面,不禁打了一个寒战。

    紧接着,孟婆又说道:“我一个女人,这也不会那也不会,就会做个饭,地府又没有饭店,我想开一个又得不到批准,现在还不容易有个机会,当然要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严岁总算明白了,自己又进入了套路之中!

    这些活了几百年的家伙,就没有一个是心思简单的单纯家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