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酒店

澳门金沙酒店

澳门金沙酒店

备案号:蒙ICP备16005996号-1

澳门金沙酒店手机版

澳门金沙酒店网站地图

澳门金沙酒店 > 阎罗请我当主厨顶点游戏 > 第七场 你是非洲偷渡过来的吧?(最新游戏求收藏,求推荐,求投资)
    阎罗殿大厅,严岁换回了自己的衣服,再一次背上了那口黑锅,有气无力的跟在白无常屁股后面。

    “之前的赌约我赢了对吧?”严岁停下脚步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在前面的白无常回过头来,很是严肃的点了点头,说了一句:“你放心吧,我不会赖掉你一个凡人的赌约,若是传出去了,这白无常的名号可就成为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提任何一个要求对吧?”严岁兴奋的搓了搓手。

    谁知,白无常却直接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,故意大声道:“老黑啊,我这边刚安排完小阎罗,马上到,你在门口等我一下,记得帮我买两注七号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那个逐渐远去的身影,严岁整个人都呆滞了,前一秒那家伙嘴上还说着不会赖账来着,怎么就脚底抹油了!

    要是当初严岁有白无常一半水平,那就要同千万年薪擦肩而过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,不得不承认,傻人有傻福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子,你去前台找絮姑娘,她会给你应得的奖赏交给你,然后安排你回家。”白无常的身影消失在了大门口,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艹!草!操!祝你出门被车撞!”

    情绪发泄除去让那些在大厅所站着的社畜们投来目光之外,并未给严岁带来一丢丢利益,甚至都没有一个上前帮他把背直起来的。

    背着那口黑锅,带着一肚子的气,严岁总算是走到了前台。

    值班的只有一位,还是先前取快递给他的那个小姐姐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背锅侠,再加上先前三连惊叹,更为重要的是那个凡人身份,严岁早已经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七爷让我来拿东西,还说你会送我回家,刚才你应该都听见了。”严岁无意间发动了钢铁直男属性。

    处于职业守则,柳絮还是笑着点了点头,礼貌的回答道:“是的,麻烦你稍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随后,她就像先前取锅一样,弯下腰去,翻找了好半天才拿出了一颗巨大的夜明珠来,看样子值不少钱。

    “给……给我的?”严岁说话都有些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抽奖机,把手按上去随机抽取你的奖赏。”柳絮不急不缓的介绍道。

    瞬间,原本高昂的兴奋感就掉落了,抽奖这种玄学类型的东西,好像重来都跟严岁不沾边。

    他可是拥有非洲·阴阳师称号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可以折现吗?或者换成其他奖励什么的?”严岁有些不甘,试图换一种对自己友善一点的奖励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哦。”柳絮笑着摇起了头,确认了此处没被围观之后,才又急促道:“不过,你要是能给我一份小阎罗的食物,我可以给你两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每一个非酋都梦想着自己能成为一个欧皇,煎蛋而已,换一次脱非入欧的机会,简直不要太核算。

    右手触碰夜明珠,温热的感觉一闪而过,一张回执清单从旁边的打印机里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将清单拿到手中,柳絮先是愣了一下,转瞬间就露出了八颗牙齿,先前的矜持全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是从非洲偷渡来的?百万选项之中,包含了十个惩罚,十万分之一的机率都被你碰到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严岁一把夺过清单,看着上面写着的六个大字——扣除当月薪水,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。

    玄学,永不救非!

    “还有一次!”严岁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换成了左手。

    回执单再次出现,这次还算是不错,再怎么说也比之前要强。

    ‘回家之后会得到一个惊喜。’

    就这?就这?就这?

    这奖励跟没有有什么区别啊!

    堂堂一个大阎罗殿,平日里就靠这些东西欺骗社畜嘛?

    简直不像话!

    要是能寻得到阴曹地府劳动局,严岁铁定要取告上一告。

    “奖赏领完了,你去大门吧,出了门就是人间了。”柳絮飞快地将夜明珠给收了起来,顺便毁掉了第一张回执单。

    严岁愣了一下,猛地拍了一下桌面,大声道:“不是,我什么都没有领到啊!而且,这锅贼沉啊!”

    可惜,回答严岁的不再是那甜美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见柳絮直接从前台中跳了出来,把他连人带锅都给抱了起来,然后飞一般地跑到了门口,将其放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颠簸之中,严岁依稀地听到一句:“你欠我一顿饭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再回过神来,严岁已经站到了自家鞋柜前,要不是还背着那口黑锅,他都认为先前的一切全都是一场梦了。

    “嗯,总算到家了。”严岁长吁了一口气,直接将锅解开,丢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地府那种地方,哪怕看起来同人间无二,也不想再去一次。

    “严岁,你回来了?”一个怪怪的声响从严岁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严岁蒙的发现有些不对,父母全都在外,家里怎么可能会有别人!

    匆忙转过头去,却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影,严岁觉得背脊猛然一凉。

    “看下面!你这个愚蠢的人类。”

    循着声音,严岁低下了头,入目即是折耳根那舔着舌头,摇着尾巴的憨憨模样,言语和形态完全不匹配啊!

    先前已经在地府溜过一圈的他,对各种神鬼之事接受的能力也强了不少,发现不是坏人,心中反而淡然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句让我听听。”严岁蹲下身子,捧起了折耳根的脑袋。

    瞬间,折耳根整个双眼都迷上了一层水雾,委屈巴巴道:“我就突然发现自己会说话了,就在你回来之前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严岁大概也知道为什么了。

    那个所谓的奖赏到账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回家之后会得到一个惊喜?

    这他妈的明明是惊吓好吧!

    “会说话挺好的,以后也可以陪我聊聊天什么的,只是在外面的时候,千万不要暴露。”严岁不知怎么的就联想到了那些抓捕者与实验,“就算是爸妈回来了也不可以暴露!”

    折耳根刚来这个家的时候只不过刚睁眼罢了,也算是严岁一把屎一把尿把它拉扯大的,早就当作是一家人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会说话这件事,归根到底还是他弄出来的,就更不愿意看到悲剧发生了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超自然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。”折耳根很是主动的蹭了蹭严岁的掌心,论起讨好这件事,狗生来就有天赋。

    同折耳根玩了几下,严岁才从地上站了起来,宠溺道:“你还没吃饭吧,走我去给你煎一个鸡蛋。”

    瞬间,折耳根面上的笑容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一道黑影便穿过了客厅,直冲冲的跑进了狗窝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