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酒店

澳门金沙酒店

澳门金沙酒店

备案号:蒙ICP备16005996号-1

澳门金沙酒店手机版

澳门金沙酒店网站地图

澳门金沙酒店 > 阎罗请我当主厨顶点游戏 > 第一百一十场 你太LOW,配不上我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辆试驾车就停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以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男人从上面走了下来,在他胸前挂着的一个金闪闪的牌子,上面写着‘金牌销售’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李大哥,你来了啊,就是这个人说要今天提车。”小姑娘不知何时跑到了门口,一副讨好地模样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对方对自己的样子,严岁不禁在心底感慨。

    世风日下,想混一口饭吃,干什么都不容易,要是再漂亮一点,或许自己也能像那些纨绔子弟一样。

    笑着挑起小姑娘的下巴,冷声道:“别上班了,我养你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,对方的印象分实在有些低了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只是笑着冲小姑娘点了点头,然后连句话都没说,就精致的走向了严岁,伸手笑道:“这位先生,您好,我是李红,您叫我小李就好了。

    听说您想今天提车是嘛?我们还有一辆高配的车,我这边建议您无息分期,这样不会对您造成经济上的太多负担,也能享受到礼品相送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金牌销售,在话语和神态上同那个小姑娘就不是统一水平线的,让人愉悦说不上,至少没有让人找到毛病。

    这世道,不犯错就是最大的成功了。

    “这点钱,全款也影响不到我经济负担,我还是像先看看车,最好能试驾一下。”严岁漫不经心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可以带您去,十几分钟的路程。”李红见过的人太多了,仍是一副笑言回答道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个时代越发让人迷惑了,人们的共通度越来越高了,谁也不敢随便小瞧一个在街边走路的人。

    没准那个穿着破背心,脚踩人字拖的家伙,在不远处就有两栋楼房。

    亦或者身穿西装革履,手戴劳力士的家伙兜里连一毛钱都拿不出来,信用卡里还欠着银行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见识过太多富二代买车,李红也只有一个感概,为什么富二代遍地走的时代,自己却是倒霉蛋,要顶着烈日,人前人后才勉强能在这个城市中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意思阴霾从他眼中闪过,只不过这个小细节,并没有被严岁看到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条狗,要带上它。”严岁指了指不远处的折耳根,“它很乖的,不会乱拉屎撒尿,也不会弄脏车子。”

    李红皱了皱眉头,试驾车是公司的,按照规定是不能准许宠物上车的,不过这个店的业绩实在有些难看,要是再没出货很有可能就影响到自己的晋升空间了。

    在未来与规定面前,李红根本就没有犹豫,直接就给出了回答:“没关系,可以带上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折耳根,走了!”

    两人一狗上了车,只留下了原本就负责看店的小姑娘,站在原地几经开口,却没有说出任何话来。

    除去底薪,谁都想要那份提成,现在客人被接走了,也不知道这单还算不算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后悔,后悔没有找严岁要一个联系方式,毕竟能在这个年纪买车的,肯定贫穷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哪个灰姑娘还没有一个公主梦呢?

    至于在车里两个男人,可没有女性那种细腻的思想,也不会对生活有那么多童话般的幻想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任由李红搭讪,寻找话题,严岁就像是一个哑巴一样,将头转向窗外,一句话也不回应。

    好在路途不长,李红安静的驾驶了一会之后,就将车开进了一个大市场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严岁不算陌生,毕竟黄芥之前买车的时候也曾跟着来过几次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们到了,我现在带您去看看实体车,您也可以试驾一下。”李红将车停在了一个仓库前笑道。

    严岁照旧没有说话,只是将车门打开,带着折耳根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里是市场的停车场位置,周围停满了车辆,全都没有拍照,只要有钱就能提走其中一辆。

    不远处还盖着两栋钢结构厂房,比起外面,严岁更熟悉里面。

    那里面放着的大多是跑车,或者是高价的商务车,黄芥当初买大黄蜂的时候可没少往那里面进。

    这样比较一下,外面这些车子实在有些掉价,根本就配不上严岁那年入千万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您要试驾吗?”李红脸上仍是万年不变的职业假笑。

    听到声响,严岁猛然从幻想中惊醒,而后笑着摇了摇头道:“算了,我突然对这辆车没什么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严岁就转身准备朝着市场内部走去了,既然免费搭车过来了,倒可以顺势去看看那些名车店中是否有自己喜欢车型。

    钱重来都不是个事,就算是地府不给,还有焦白在背后站着呢,买一辆车才多少钱,一个电话而已。

    除非那家伙做好了往后的日子里没有饭吃的准备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严岁走两步,就听到身后传来了李红那愤怒的声音:“你这个臭小子耍我是吧!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就是突然觉得这个品牌的车有些LOW,配不上我。”严岁言语平静,一点也听不出装逼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这话落在李红耳中就格外刺耳了,只不过他还是强忍住了心中的怒火,文明社会不能动手打人,而且严岁那边是一人一狗,打起来或许会吃亏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只是,就这样放严岁离开,李红自然是心有不甘,于是就使出了最常用的激将法,大声道:“没钱就不要装,我这个人心底也是很善良的,免费送你一程也没有什么问题,你这样强装有钱的家伙我见多了,小孩子嘛,虚荣心就是强,等接受过社会的毒打的之后,就不再会这个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按照以往,这种程度的激将法根本就没办法刺激严岁,只不过这一次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来吧,我最喜欢的事情除了打游戏,就是打脸了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么一句话,严岁就继续朝着市场走了过去,折耳根看了一眼李红,眼中满是可怜的神色,而后紧跟在了严岁身后。

    至于李红,也不知道是哪根筋出了问题,想到接下来也不是很忙,就决定跟着严岁,想要看一下究竟是谁打谁的脸,是谁的脸会更痛一点。

    毕竟是一个大市场,名车,豪车门店也是有的,作为一个不是很懂车的家伙,严岁漫无目的地走在其中,终于看到了一个眼熟的车标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稍加思索了一下,还是毅然决然的朝着那门店走了过去。